黄奇帆:公积金是穷人给富人送钱,建议取消!

搜狐焦点北海站 2020-02-14 11:00:5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提要:运行了近三十年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到底有哪些鸡肋之处?住房公积金是否真的会被取消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振聋发聩一言——公积金实则是穷人补贴富人买房,建议取消。

其实呼吁废除住房公积金制度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问题是公积金发展至今,到底哪里鸡肋了?

01,取消公积金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尽管各地为了“保增长”“稳就业”,出台了很多旨在帮助中小微企业战“疫”的金融帮扶政策,学术界也是各种建言。

2月11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发布了一篇《新冠疫情下对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的几点建议》的文章,文章点明目前处于控制疫情与及时复工的胶着矛盾之中,要有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其中提及的一个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直接引爆舆论。

其实呼吁废除住房公积金的声音早就有之。

2017年底,东南大学经管学院名誉院长华生建议废除住房公积金制度,引发舆论争议,但是正反双方的共识就是“取消公积金”只是时间问题。

2018年9月中旬,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建议,逐步取消强制性住房公积金。由于杨伟民曾任中财办副主任一职,他的建议被媒体看作意义非凡。

如今处于“战”疫情的关键节点上,原重庆市长、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再次建议人大取消住房公积金,其背后到底释放了怎样的试探信号?

运行了近三十年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到底有哪些鸡肋之处?住房公积金是否真的会被取消掉。

02,谁的聚宝盆?

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1年诞生于上海,国有企业“利改税”红利消失后,没有钱给职工盖房子,目的是为房改找钱。

领导海外考察一波,发现新加坡为了解决外资撤走之后的职工养老问题,建立的自助的社会化基金很不错,就借鉴了过来,成为全球唯二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国家。

但是公积金自在上海艰难诞生之日起,争议就一直不断,30年的异化变得弊端重重。

1999年之前,财政部、央行等多个部门试图成为其主管部门,都未能成功。

财政部认定公积金是财政资金,公积金中心则坚持公积金是工资收入,工资发放之后就是个人的,绝对不是财政资金。

央行认为公积金中心放贷收息,算是银行,应归其管理。但时任上海公积金中心核心部门资金处处长戴晓波反驳,公积金并非住宅银行,而是一种类似于工会基金的“会”,在江浙一带,“会”是一种可以计息的民间互助资金池。

毫无疑问的是,纯个人账户性质、雇员和雇主共同缴纳形成的这么大一个资金池,成为各方公权力都想要插上一手大蛋糕、香饽饽。

最终各方博弈的结果是,1999年4月《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立法,住房建设部获得公积金代管权;财政部获得公积金增值收益支配权;央行则监管公积金的存贷利差和金融活动。

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属性上来说,公积金都姓“私”,但从管理上,使用分配上,却一直毫无争议的姓“公”。

挂靠在政府部门的事业单位管理,且多头管理,比如北京,就有适用于中央直属企业和中直机关的“国管”和北京“市管”两套公积金系统。

实操中的资金,没有明确风险责任人,使用也无需缴存人表决。这就造就了很多的公权力寻租空间。

2005年湖南郴州公积金中心原主任李树彪贪污、挪用公款上亿元。

2013年2月,西安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薛华锋等人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巨额贿赂。

如果上述情况是个例,那么51信用卡就代表了普遍性。

以公积金查询业务起家的杭州51信用卡管家,利用用户的公积金信息作为信贷资源导流,大赚高利贷的钱。

财兔君就想问,同样是个人属性账户,用户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银行卡里还剩多少钱?为什么想知道自己的公积金的缴纳情况,结果就在信息查询的途径中,竟然能滋养出一个港股上市公司?

可见其中的信息不透明空间能有多大。

03,劫贫济富

公积金最令人诟病的,是被认为是一个劫贫济富的坏制度。

从这笔巨款中获益的,地方政府把它当做财政小金库,工、农、中、建、交五家国有商业银行一直享有公积金低息存款的特权,国有垄断企业利用公积金免税,为其高管管或职工缴纳高额公积金,变相提高福利水平。

而公积金对于普罗大众来说,除了强制储蓄了一大笔钱外,最诱人就是3.25%,比商业贷款低2%公积金贷款。

但现实情况对于绝大多数缴存人来说,公积金贷款并不好用。

住房公积金提取仅限于购买、建造、翻建、大修自住住房、偿还购房贷款本息、租房等等,即使符合条件,还有额度限制、提取频率限制、异地使用限制,一大堆的条条框框等着你。

如果有一样不能满足,那你的公积金就只能一直沉淀在账户里,直到你退休才可以提取,利息按照1.21%计息,远低于同期存款利率,更难以抵抗中国每年的通胀率。

这时候,有钱人早就买了一套再一套,取完公积金,又贷了款,不在公积金中心留钱。

在公积金中心留钱的都是新员工、农民工、异地打工者、蓝领工人、餐饮服务人员,这些人流动性高,离职后一般无意愿和能力找原单位去提取手续繁琐的公积金。

财兔君生活中就接触很多这样的人,利用工作关系挂靠、代办租房手续等方法,帮助离职离京人员提取其在北京缴纳的住房公积金,并在其中收取10%-20%的佣金。

他们都灰色盈利空间又是哪里来的呢?中间商赚差价?

或因买不起房或不符合规定、或因原本也不打算在工作所在地买房,就算是想要租房提取取公积金,发票、合同等繁琐的资料也让人望而止步。

那么这群人缴纳沉淀下来的钱,纯粹是为”有房产者“做贡献了。

早在2015年,就有媒体报道,北京的住房公积金使用比例仅占缴存职工的1.5%左右。

“两个胖子同时挤一辆改革的公交车,可能谁都挤不上去。”最后只能是胖的先上车喽。

你得到的越多,给你的就越多,你得到的少,就把你手里的都夺过来。财兔君想,马太效应不是公积金的初衷吧。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